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网友自拍  »  谨慎的母亲
谨慎的母亲

谨慎的母亲

我知道母亲是为了万无一失,母亲平时就是一个很谨慎的人,做什么事都会考虑的很周全。这次为了怕爸爸突然回来,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母亲穿着内裤让我操。不过这还是我第一次在母亲穿着内裤的情况下跟她做爱,其实这样看起来更刺激,一方面蕾丝边花纹的小内内十分性感,另一方面半透明的内裤材质将母亲的阴部遮掩的隐隐约约的,有种若即若离娇羞含蓄的刺激感觉。

  看着母亲如此性感的身体,我也忍不住了,提着自己的老二就要向母亲的小穴插进去。但是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,原来这次没有戴套。虽然自己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,但是又怕母亲真的怀孕,所以停止了动作,「妈,有套吗?」我问道。

  妈妈好像也忘了这茬,她刚才已经躺下来了,闭起了眼睛,两只手扯起内裤的边角,露出了自己的逼逼,应该正想着我的鸡巴插入呢,听到我问这个,她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。「哎呀,对啊,忘了这事了。」母亲睁开眼睛,有些慌乱的说道。

  我突然想起来宾馆的房间里不是备着套套吗,这间宾馆同我和妈妈高考前下榻的宾馆不同,挺正规的,除了供应避孕套,还供应一些小零食,比如泡面,矿泉水,火腿肠等等。我打量起床头柜来,就看到那上面的确摆着两盒没开封的避孕套。我站起身,正欲去拿那上面的套套,忽然被妈妈制止住了:「你傻啊,还敢拆那个?结账的时候你爸不得发现啊?」

  被妈妈这么一说,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鲁莽:「对啊,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呢?

  对了,老爸带避孕套了吗?」

  只见妈妈瞪了我一眼,「他带不带,你也不能用啊,让他发现少了一个,又得是事不是?笨呢!」

  「对啊!是我疏忽了!我都没往那上面想。」连着两次冒出傻傻的问题,我也是很佩服今天的自己,不知怎么的,今天自己的脑子有些短路,竟说些不着边际又不经思考的话。

  「你啊,不是没往那上面想!看你那猴急的样子。」母亲充满爱意的对我吐槽道。眼睛里满是温柔,虽然言语刻薄,但表情却没有一丝埋怨。

  「那我下楼去买一盒吧!」我提议道。

  母亲迟疑了一下,说道:「算了吧,一会我去买避孕药吧。家里就有药,谁想到会这样啊!一会你提醒我下吧,我怕我给忘了。」「嗯,知道了。」我一边说着,一边再次分开母亲的双腿,学着母亲的样子用右手将母亲的内裤扯开了一角,就将我坚挺的鸡巴给插了进去。就感觉一阵温暖湿滑的畅爽感向我的鸡巴袭来。随着我的插入,母亲也发出了一声性感的呻吟声:「啊!啊!…………」

  但突然间,我俩好像都意识到了母亲的呻吟声有点大,这家宾馆的房间虽然隔音效果很好,但是在门外还是应该可以听到里面较大的声音。我和母亲互相对望了一眼。我冲她摆了个「嘘」的手势,母亲会意的点了点头。然后就用自己的右手捂住了嘴巴。这样母亲的声音就变小了,小到只发出「呜呜呜嗯嗯……」的性感呻吟。

  这样跟和穿着性感内裤的母亲一起做爱,更觉得刺激万分,内裤前方的半透明材质将母亲阴阜上的阴毛都透露了出来,加上内裤上花纹的点缀,显得异常美艳动人。母亲的小阴唇由于性兴奋而胀大,从我的视线看,两片小肉片夹着我的鸡巴湿润的吸吮着我,显得有点淫荡肆意。

  随着我不停的抽插,母亲的淫水在来回摩擦的作用下逐渐变成白浆,沾在我的鸡巴上。看着如此刺激的画面,我不由的将母亲的双腿分的更开,将鸡巴插的更深了。又插了一会,我将母亲的双腿立在我的肩膀上,这样母亲的脚丫就展现在我的脸前。

  母亲的脚丫画着彩色的指甲油,白白的,脚趾在亮色指甲油的作用下显得娇艳异常,我不自觉的就用嘴吸起了母亲的脚丫,可能是脚丫的神经敏感异常,母亲突然小声的笑了出来,嘴里念道:「不要!痒,痒死了。」看到母亲这样,我也就没再舔母亲的脚丫。

  我继续插着母亲的逼逼,感觉母亲也越来越兴奋,臀部竟然随着我的抽插而前后扭动的迎合我,我的鸡巴也觉得在母亲的阴道里面上下摆动着,由于动作幅度大,对我龟头的刺激也明显,我的鸡巴感觉越来越胀了,又插了一会,就觉得要射的感觉袭来。我对母亲说:「要射了,要射了!」母亲听到我说的,就停止了身体摆动,静了下来,睁开眼睛,抬起头,看着我们交合的位置,好像在静静等待我的喷发。我猛力的又抽插了几下,只感觉到一股热流喷向龟头,将精液全部射到了母亲的逼逼里面。

  「出来了吧。」母亲似乎也感觉到了,接着说。「慢点,慢点拔出来,别留到人家床单上。」

  我照着母亲的话,慢慢的将有些微软的鸡巴从母亲的阴道里面抽了出来。母亲见我的鸡巴出来了,说道:「快去取点卫生纸来。」我立刻从床上下来,跑到卫生间,将宾馆供给的卫生纸卷拿了出来。递给了妈妈。妈妈接过来,一边擦着逼逼里流出来的精液,一边又扯了些递给我,说道:

  「你也擦擦吧。」

  我接过纸,擦了擦鸡巴上的白浆。对妈妈说:「妈,咱们洗洗吧。」「嗯,也行。」妈妈说道。

  于是我们两个进了卫生间。由于怕爸爸回来,我们两个争取速战速决,我用花洒冲了冲鸡巴,就出来了,而妈妈也没脱胸罩,将花洒拿了下来,将内裤退到膝盖处,蹲了下来,用花洒冲洗着逼逼。

  还别说,虽然做的时候没担心爸爸会回来,但是做完了之后,兴奋感都烟消云散之后,便开始提心吊胆起来。生怕这时候爸爸会突然敲门进来。

  我和妈妈都很快的穿好了衣服,「我就说我爸不会那么快回来吧。」我对妈妈说。

  「还说呢,刚才我一直提着心啊,怕你爸提前回来,告诉你,就这一次,以后可不许这样了啊。都吓死了。」妈妈重新拿起镜子和化妆笔,坐在椅子上补起妆来。

  「还别说,我现在才有点后怕,刚才也不知怎么了,一想起那事就什么也不顾了。」我打开房间的电视,拿着遥控器瞎翻着电视台。

  「可不是嘛,你就是猴急。」妈妈突然嘲笑起我来,可我知道,那并不是真的嘲笑或者贬低,而是类似情侣之间打情骂俏之类的甜蜜情话。忽然间,我就感觉和妈妈就像是一对夫妻,言语之间都是亲密的床间蜜语。

  我也没答话,忽然感觉自己的肚子空空的了,毕竟早上起来到现在还没有吃早饭。就对妈妈说:「妈,是不该吃早饭去了。」妈妈看了看表,说道:「嗯,本来想等你爸回来,咱三一起去吃的,看来他一时半会还回不来,你要是饿了,咱俩先吃吧。」「嗯,有点饿了。」我回道。

  妈妈又收拾了一下房间,将我们刚刚擦逼和擦鸡巴的卫生纸都冲进了马桶,确保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。然后就领着我去楼下吃宾馆供应的早餐了。

  【完】